疫情蔓延,日本为啥不抄中国作业?专家:日本未必有条件采取“全国一盘棋”的方式

2020/02/22 10:20

  至少是因体制不同,日本未必有条件采取“全国一盘棋”的方式,因此在处理上存在短板是正常的。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连日来迅速蔓延,确诊被感染者已超过700例,引起日本社会紧张。虽然安倍内阁再次提高应对力度,但舆论批评矛头还是指向了政府。疫情暴发以来,日本的应对主要表现在三方面:支援、隔离和预防。但鉴于疫情与政治经济社会的密切联系,安倍内阁也面临着新的考验。

  支援,当然主要就是指对中国的支援。日本官方和民间在武汉疫情暴发以来的表态和物质支援,都让人感受到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民间潜力和基础。隔离,是指对“钻石公主”号的处理。日本政府起初禁止这艘载有3711人的邮轮靠岸,而是要求乘客在船上隔离。但这种将几千人隔离在密闭场所的做法被指加剧了船上疫情的传播。事实上,“钻石公主”号也确实成了重灾区,目前日本全部700多确诊病例中有630多人来自这艘邮轮。日本政府为此广受质疑和指责。

  

  

  “钻石公主”号邮轮(资料图)

  预防,则指日本国内应对疫情的措施。疫情暴发之初,日本比较淡定,并未采取力度太强的防控。甚至到2月18日内阁会议后,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仍表示没必要取消大型活动。文部大臣也称不考虑取消学校活动。日本政府不想采用骤然按下暂停键的手段进行防控,而是想以均衡方式,先把疫情提醒级别提高到三级,后又禁止湖北省和浙江省旅客入境,协调口罩厂商提高产能。日本政府还修改有关政策,使政府必要时有权强制隔离、扩大病毒检查对象等。总之,日本政府或许不想让疫情对国民生活和经济运转造成太大冲击,但也因此被批评防控不力。

  安倍内阁首先在国内面临考验。疫情快速蔓延后,有人提醒,东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曾在2008年做过模拟新型流感在东京扩散的情况,说如果病毒潜伏期第3日的患者乘坐地铁、第5日确诊,东京会有700人被感染,第10日就会增加到12万人。而日本国内上百名已确诊病例中恰有不少人传染源不明,这加重了日本国内的紧张,民众开始对政府的“漫不经心”提出批评,媒体也批评政府公共卫生意识薄弱,没有采取果断措施。根据《读卖新闻》上周民调,安倍内阁支持率较1月下降5个百分点,除了经济下滑,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也被认为是原因之一。

  疫情也考验安倍对外政策。有日媒认为政府应尽早限制中国人入境,但安倍出于保证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保证日本经济尽量少受影响,也为不伤害中国游客的感情、不损害中日关系转圜的势头,没有采取过分反应,就算其他一些国家把危险警示提高到最高级别,甚至采取禁止入境措施后,日本还是维持对华友善态度,除了禁止部分地区人员入境,日本国门至今向中国敞开。

  对于围绕日本疫情发展和政府防控措施的种种争议,笔者认为需要理性看待。据说日本国内有人在梳理和总结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官方的做法,据此认为日本政府也应予以效仿,以尽快遏制疫情蔓延。但事实是,国情和疫情蔓延程度的不同决定了日本在应对措施方面必定有所不同。

  至少是因体制不同,日本未必有条件采取“全国一盘棋”的方式,因此在处理上存在短板是正常的。比如对“钻石公主”号,有日本政府官员透露说最初确实担心3700多人下船后引起混乱,但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他们也意识到应尽早让乘客下船隔离,但却缺乏收容全体人员的足够设施。因各方面条件限制,日本政府在疫情加剧情况下的紧急调度显然有难言之隐。

  无论对内还是对外,日本都给人留下了防灾救灾体系健全的印象。但事实是,日本的灾害防控主要集中在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领域,类似新冠肺炎这样的大规模传染病疫情,战后几十年来在日本并不常见,这也使其并无更加全面和先进的应对预案,准备也不充足。有日本医疗专家说,日本全国目前只有约1800张传染病专用床位。如果疑似和轻症患者全部收治,很快就会人满为患。另外口罩等医疗物资供应也都面临短缺。

  因此,日本政府对公众坦诚表示迄今的应对有好的地方,也有不足之处。过去一周疫情突然加重后,首相安倍已要求与各地方合作,大幅提高检查力度。同时全力扩充、强化治疗和咨询机制,强化入境口岸检查检疫,拨款103亿日元用于病毒检疫、设备增加、药物研发、口罩生产等。同时,日本政府还准备提供5000亿日元政策性贷款用于中小企业资金需求,避免经济下滑。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贸易占日本对外贸易总额的20%以上,中日改善关系不但对两国和地区稳定意义重大,对于两国经济的稳定也意义非凡。日本这次没有追随美国等采取过分反应,既有国内经济和社会稳定的现实考虑,也有维持中日改善关系的大局考虑。在严峻的疫情面前,中日两国一损俱损,中国对日本当下的处境感同身受,并已开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在20日,中方刚刚紧急向日本捐赠了一批新冠肺炎核酸检测试剂盒。此时此刻,互相鼓励、互帮互助是中日两国的唯一选择。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原标题“疫情蔓延考验安倍政府内外应对”)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廉德瑰